六合图库彩色图片
圖片新聞
重鄉崇祖 愛拼敢贏 重義求利 山海交融 閩南人的精神世界
2019-04-12 09:07:19 星期五 來源:泉州網

  核心提示

  一首《愛拼才會贏》唱遍大江南北,讓國人熟知閩南人“愛拼敢贏”的精神氣質。然而,璀璨多彩的閩南文化,其精神內涵不僅僅只是“愛拼敢贏”。筆者于10年前,從多維視角綜合提煉了閩南文化的核心特征——重鄉崇祖的生活哲學、愛拼敢贏的精神氣質、重義求利的價值觀念、山海交融的行為模式。(文見《閩南族群的精神和基本內涵》,刊登于2009年11月17日《光明日報》,并被收入《新華文摘》2010年第3期)。

  上述四個核心特征互為關聯,整體揭示了閩南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重鄉崇祖”是寓理,闡釋閩南人不忘來處、堅持厚德求誠的家國情懷;“愛拼敢贏”是直抒,彰顯閩南人堅韌不拔、自強求新的精神;“重義求利”是白描,借助深層聯想表達閩南人義利統合、兼容開放、務實求真的觀念;“山海交融”是隱喻,透過意象述說閩南人隨時可山可海的能力、順勢而為靈活求達的思維。

  10年來,這個提煉和概括獲得社會各界的廣泛認同。為了讓閩南人更深入地領悟閩南文化的優秀基因并將之作為文化自信的源泉,讓更多的海內外民眾理解千百年來閩南族群的精神世界和心路歷程,筆者把閩南文化核心精神的提煉思路和內涵的表述再做一次深入的解析。□林華東

  (本組圖片均為泉州晚報記者陳起拓拍攝)

南音優美的旋律,至今仍縈繞在兩岸同胞和海外華人之間。

南音優美的旋律,至今仍縈繞在兩岸同胞和海外華人心間。

泉州市區大坪山上的鄭成功雕像,也是閩南精神的象征之一。

泉州市區大坪山上的鄭成功雕像,也是閩南精神的象征之一。

  “重鄉崇祖”厚德求誠

  “重鄉崇祖”旨在揭示閩南人家國情懷濃厚、知曉把根留住的內心世界。這是一種寓理,通過通俗化的字面,讓人感悟閩南文化的深刻蘊涵。

  閩南文化強調“厚德求誠”,閩南人在傳承中華文化精髓中,要求祖孫后輩要慎終追遠、立德修誠,追憶和傳承祖宗先賢留下的優秀文化。“重鄉崇祖”這一潛在的心理意識,已經滲透在閩南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你隨處可見他們在門楣上刻著姓氏郡望(如潁川、西河、隴西、太原),借以表達對先賢的景仰和家族的源遠流長。閩南人越是遠離故土,越是不忘從何而來。跨海入臺的閩南人,家家戶戶同樣刻寫著姓氏源流,以示不忘對故土先人的眷戀之情。遠在異國他鄉的閩南人,更是把自己的堂號郡望、宗族家譜視為命根子;憑此認親憶祖,追尋家世淵源、謁祖朝宗。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又是最基底的文化,最能展現文化的品質。承載閩南文化的方言,不僅保留著古音韻系統,而且還在大量使用著古漢語的基本詞,是與古漢語最接近的方言,被學界譽為“活化石”。例如,閩南人媳婦叫“新婦”(漢樂府《孔雀東南飛》就有“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跑叫“走”(《韓非子·五蠹》中有“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床鋪叫“眠床”(唐李延壽《南史·魚弘傳》“有眠床一張,皆是蹙柏”),男人叫“丈夫”(《谷梁傳·文公十二年》說“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國語·越語》有“生丈夫,二壺酒,一犬;生女子,二壺酒,一豚。”《戰國策·趙策四》有“丈夫亦愛憐其少子乎?”)。閩南人說“雞母、雞翁”,不說“母雞、公雞”,正是保存了古代漢語“中心語在前、修飾語在后”的構詞方式。(北魏·張丘建《算經·百雞題》有“雞翁一,值錢五;雞母一,值錢三。”元·關漢卿《劉夫人慶賞五侯宴》還說“雞母你如何叫喚?”)今天河南還有“雞公山”,北方有“雞公車”,重慶有“雞公煲”。《詩經》里許多中心語在前的詞語如“桑柔、羔羊、樹杞、樹桑、樹檀”,到了普通話已經改成“柔桑、羊羔、杞樹、桑樹、檀樹”;古代著名的“城濮之戰”今天當說“濮城之戰”。

  因為有了古老的閩南話,流行于閩臺和東南亞等地的梨園戲、高甲戲、歌仔戲、布袋戲等,始終保留著古色古香的傳統色彩。被譽為“中國民族音樂瑰寶”、世界非遺的南音,其優美的旋律至今仍縈繞在兩岸同胞和海外親人之間,其唱詞的標準音就是古老的泉州音。通過保留如此明顯的“古早味”,借以表明一個族群追溯祖先、繼承傳統文化的精神理念,閩南人達到了巔峰。

因為有了古老的閩南話,流行于閩臺和東南亞等地的梨園戲等傳統劇種,始終保留著古色古香的色彩。

  因為有了古老的閩南話,流行于閩臺和東南亞等地的梨園戲等傳統劇種,始終保留著古色古香的色彩。

閩南人越是遠離故土,越是不忘從何而來。閩臺族譜交流活動,就是跨海入臺的閩南人“重鄉崇祖”的見證。

  閩南人越是遠離故土,越是不忘從何而來。閩臺族譜交流活動,就是跨海入臺的閩南人“重鄉崇祖”的見證。

  “愛拼敢贏”自強求新

  “愛拼敢贏”傳遞的是閩南人的精神氣質。“愛拼敢贏”是直抒,彰顯閩南人樂觀進取、不愿服輸、勇于探索、堅韌不拔、自強求新的個性。

  閩南地區歷史上是一個移民社會。上古時期居住著閩越人。漢武帝平閩并遷徙其民于江淮(公元前110年)之后,閩地空虛,給漢人的發展帶來了莫大的空間。到了三國時期,閩南已經有了一定數量的漢人。他們傳承了“自強不息”的優秀傳統觀念,融匯了古代閩越人的抗爭性。唐宋以來,閩南人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吸納了西方人尤其是阿拉伯人的競爭性,形成了“敢為天下先”的堅韌意志。

  閩南民諺告誡我們:“少年呣打拼,老來無名聲。”“拼”與“贏”,刻畫了閩南人的本質。閩南人無論做什么事,求“贏”是他們的終生追求,是他們的理想目標。閩南人的“拼”,不是傻拼,不是蠻拼,而是能拼、敢拼、善拼。

  閩南人能拼,這種精神不只是男同胞才有,它還深深流淌在女子的血液之中。遠的不說,上個世紀惠安縣在洛陽江大羅溪上建造水庫,參建民工大約有1.5萬人,其中婦女群眾超過1.3萬人。無論是挖土、打夯、推車,還是鋸木、打石、扛石,她們都奮斗在前,勝似男人。為表彰惠安婦女戰天斗地建設水庫的輝煌功績,水庫被取名為“惠女水庫”。

  閩南人敢拼。他們不滿足現狀,敢于鋌而走險,敢于蔑視權威。據宋《輿地紀勝》記載:“(泉)州南有海浩無窮,每歲造舟通異域”。明馮璋在《通番舶議》中說,“泉漳風俗,唯利通番,今雖處以充軍、處死之條,尚猶結兌成風,造船出海,私相貿易,恬無畏忌”。長期以來,“泉人賈海外者……海道回遠,竊還家者過半,歲抵罪者眾”,但他們仍堅持冒海禁之險。明清時期的閩南私人海上貿易就具有亦商亦盜的特點。明末的閩南,已經形成一股強有力的海上私人貿易集團,其網絡遍布東南沿海地區,長期控制著東南沿海的制海權。

  閩南人善拼。他們善觀時變,精于把握機會發展自己;他們懂得“聽人說、看人做、自己想”的道理,正所謂“智者,先見而不惑,能謀慮,通權變也”。他們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善于掌握發展先機,努力地拓展賺錢的機會。只要門縫里還看得見一縷光線,閩南人便知道生活仍有希望!他們堅信,別人能的我也能;懂得捕捉機遇,敢于無中生有!例如,南安市水頭鎮,本不出產石材,但是,改革開放的機遇,讓水頭人明白石材是住建的重要材料。因此,一家家石材企業鱗次櫛比,全球各地的石材運達此處,經過這里的切割、打磨再發往世界各地。水頭終于成為“世界石材集散中心”。“愛拼才會贏”作為閩南人的精神氣質,已被全社會所公認。

到天后宮摸一摸“大米龜”祈福,是元宵節泉州民眾的傳統活動。

到天后宮摸一摸“大米龜”祈福,是元宵節泉州民眾的傳統活動。

愛拼敢贏的閩南人,打造出鞋服紡織等優勢產業。

愛拼敢贏的閩南人,打造出鞋服紡織等優勢產業。

  “重義求利”務實求真

  “重義求利”揭示了閩南人的義利觀——講究實際,反對虛無。“重義求利”是白描,通過字面表述的義利統合,傳遞了閩南人內心深處務實求真的觀念。

  閩南人敢于求利,被稱為東方威尼斯商人。他們腦子中的商貿情結,千余年來不曾改變。閩南民諺“賣三占錢土豆也要做頭家”,生動注釋了閩南文化中的商貿氣場。宋代詩人劉克莊曾在《泉州南郭》中描繪了閩南人在海上絲路的冒險進取:“海賈歸來富不貲,以身殉貨絕堪悲。似聞近日雞林相,只博黃金不博詩。”

  閩南人善于求利,做實在生意,講“你好我也好”,強調互惠共贏,推崇文明交往。他們胸襟豁達,視野開闊;善于寬厚包容,海納百川!無論是在閩南本土,還是異地他鄉,甚或域外他國,只要你是真心合作尋求發展的,他們都能與之真誠相待,和諧相處,并且充分尊重異族的信俗、信仰。1271年,意大利商人雅各·德安科納來到中國,他描述了泉州的港口與街市。水面上密布著帆影,“這些船只來自世界,大約有15000艘”。岸邊人影綽綽,有士兵有海員,也有不同皮膚、不同信仰、不同種族的人。那時的泉州已經是一座國際化大都市。對外的開放交流和海上絲綢之路的興起,諸多宗教信仰因此大量流入閩南。唐代初期伊斯蘭教傳入泉州,泉州至今尚存一座中國最古老的清凈寺,還有一座聞名遐邇的伊斯蘭教圣跡——靈山圣墓。景教、摩尼教、印度教都相繼云集泉州。19世紀末葉,基督教、天主教再度傳入,日本教和猶太教也曾經在泉州傳播。加上漢晉時期傳入的道教佛教,泉州被譽為“世界宗教博物館”。

  在求“利”的同時,閩南人尚“義”同樣出名。他們推崇關羽,稱之為帝爺公。千百年來,閩南人沿著“海上絲路”走向世界,分布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他們歷盡辛酸苦辣,明白抱團取暖之要義,在當地建會館、興學校、聯誼鄉親,助弱扶危。他們熱愛祖國、熱心公益事業,積極回報鄉梓,助學興教、筑路修橋。毛澤東譽之為“華僑旗幟、民族光輝”的杰出僑領陳嘉庚傾囊興學,其精神影響著當今幾代人;汶川大地震,臺塑大王王永慶率先一次性捐款1億人民幣,數額之大令人動容;僑親李陸大愛國愛鄉,捐巨資興學辦教、扶貧濟困,聲名遠播,以之命名的“李陸大星” 因此與天地共存,與日月同輝。閩南族群推崇商貿,大把賺錢;報效社會,慷慨解囊。這種義利觀令世人嘆為觀止。

古城泉州、東西雙塔,是閩南文化的根基,承載著眾多游子的鄉愁。

古城泉州、東西雙塔,是閩南文化的根基,承載著眾多游子的鄉愁。

  “山海交融”靈活求達

  “山海交融”喻指閩南人善于搶抓機遇,尋求最佳生存方式。“山海交融”是隱喻,透過山海意象述說閩南人隨時可山可海的能力、順應潮流靈活求達的行為方式。

  閩南人的山海交融,在于他們能因勢而謀。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同的地域氛圍造就不同的族群風格。閩南地區背山面海,生存環境造就了閩南人善于趨利避害的個性。安溪、永春、德化、南靖、平和、長泰等地面山,他們靠山吃山;當需要生存抉擇時,他們可以棄山向海。晉江、惠安、石獅、龍海、東山等地面海,他們向海謀發展;當遇上淡季或者海禁之時,他們可以耕山雕石。總之,閩南人骨子里有著山海交融的共性,既能開山拓荒,又能駕馭海洋;既能發展農業,又能推進貿易。近代以來,許許多多的農耕者翻山越嶺,面朝大海,走出家門,闖蕩江湖,漂洋“過番”,渡海入臺,尋求生路。據調查,目前臺灣民眾中祖籍安溪的超過230萬人,占臺灣省總人口的1/10。南靖縣梅林鎮地處閩西南偏遠山區,與海無緣,但其鄉民卻供奉著媽祖。原來在這深山老林里,自明末以來,也有村民到南洋及臺灣等地謀生,現在梅林僑胞分布在世界各地就有10多萬人。為保佑外出游子的平安,鄉親們請來媽祖到山里供奉祭拜,至今已延續300多年。

  閩南人的山海交融,在于他們視野開闊。閩南一帶地瘠民稠,生存壓力迫使他們需要以海為田,以商養家。早在唐宋時期,他們的先民就已試水商貿,參與打造海上絲綢之路,擔綱千年的時代弄潮兒,締造刺桐名港。閩南人是商業意識最早覺醒、商貿文化最早形成的族群之一,是中華民族聯系世界的最重要族群。今日的泉州,制造業發達,民營企業眾多。一大批草根企業家為實現創業致富的時代夢想在奮斗,他們打造出聞名遐邇的“民辦特區”,形成以民營企業為主力、以輕工產業集群發展為特點的“泉州模式”。

  閩南人的山海交融,在于他們應勢而動。上個世紀的安溪縣是全國聞名的貧困縣。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安溪人能夠依托茶產業和藤鐵工藝起步,致力轉變觀念轉型發展,把光電、光生物、信息技術、高端制造、智慧物流等新興產業運作得風生水起。他們歷經40年奮斗,實現由貧困摘帽到基本小康,再到全國百強縣的三大歷史性跨越,綜合實力躍升至全國百強縣63位,創造了中國縣域經濟脫貧發展的“安溪模式”。

  閩南人的山海交融,在于他們敢于搶抓先機。他們相信“鴨子落水就會浮”,車到山前必有路;不慨嘆土地貧瘠,不坐等政府救濟;秉承“輸人不輸陣”的信念,深信“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奮斗就能夢想成真,千方百計地讓自己走上富裕之路,在一張白紙上勾畫出鞋服紡織、陶瓷建材、食品紙品、制傘拉鏈等強勢產業,打造出名揚全國的“晉江經驗”!閩南人是一個尋找撬動地球支點的族群,“山海交融”早已成為他們的典型特征。

責任編輯:黃冬虹
六合图库彩色图片 篮球即时比分 凯尔特人 纸牌三公作弊视频教程 彩虹计划活动 为什么玩时时彩很少赢 利达娱乐正规吗 乐翻二人麻将手机版 超准30码期期中 快速时时计划 英超积分榜